蹄花腰花尾巴花

我对你没有兴趣。

[17]Hidden truth are unspoken lies


【那么,接下来是考验默契的问答时间了,两位准备好了吗?】

请问吧。

没问题,随时可以开始。

【idolish7成军以来最幸福的记忆是什么?】

刚出道拿了新人奖的时候,对大家的“可能性”有了确切的认知,觉得跟这些人在一起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想象的。

第一次被要签名……虽然引起了一点骚乱,不过当时觉得被饭认可是很不容易的,感受到的那种热情,现在想起来都很感动。

陆和一织两个人单独去过一次冲绳,那次不再是夏天,而是格外温暖的初春。得知一织考到了驾照以后陆怂恿他租车代步,也好趁着活动间隙瞎逛。捕捞花枝的渔船上挂满巨大而通透的灯泡,在夜晚把墨色的海面照得灯火通明,像是一团一团极亮的火焰。一织本来就是新手上路神经紧张得很,而坐在陌生车辆的副驾驶里的陆则兴奋地看着漫天繁星与远处的灯火交相辉映。
“不要把头伸出去,七濑你要听断头公路的怪谈吗。”
“没必要那么紧张?你开车我放心的哟,经纪人都说没问题的。”
“你的信心可真是没有由来又理直气壮呢。”
“平时的你比这傲气多了,看来要让你多开车。”
陆好笑地拍了拍一织的手背,打开了天窗。并没有实质的、肉眼难以察觉的光线照射进来,毕竟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然而车内弥漫着雾一样单薄的莹白色。
“真好啊这种车,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突然很想唱歌。”
“别闹了。”
“我们来打赌吧,如果电台在播我们的歌我就赢了!你要跟我一起唱!”
“你是小学生吗……输了就给我老实地坐好。”
啪嗒,七濑打开了广播。
正在播的却是TRIGGER的打榜新曲,八乙女乐一本正经又亲切温柔地请听众支持。两个人听了以后联想到此人平时的形象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然后切入的是主播甜美的女声,淡定地报出了车内两个人对唱的B面曲的名字。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了宣传用MEZZO那首……”一织皱了皱眉头想摸出手机,又想到自己在开车只好用力握紧方向盘表示计划没有照自己计划的进行的不满。
“啊啊——”陆重重地用后脑勺捶了一下座椅靠背,“本来想活跃一下气氛的结果更尴尬了啊!”
“是你喜欢这种甜蜜爱情歌曲的,七濑陆先生。”
“你不是也说两个男生对唱会是卖点的吗!”
“所以呢,你还是坐好吧,快要到了。”一织想去把传出欢快间奏的广播关掉,却被陆拍掉了伸出去的手:“你专心开车!放着就放着吧唱得也不赖。”
从此七濑陆就知道了和泉一织开车的时候就会格外小心和老实。
当然他后来看到一织开着新买的、跟他知性的性格不太符合的敞篷车来录音室的时候不禁脸上有点热。

【那么,最悲伤的记忆是什么呢?】

从宿舍搬出去那天有一种奇怪的伤感,结果第二天大家就一起坐飞机去海外拍摄了整整一个月……

如果一织哭的话会出现全员都控制不住泪腺的场面。

那种事并不存在。

所以我说是如果,如果。i7虽然经历上磕磕绊绊,但意外的99.99%的时候是很快乐的团体。

在上完大学的第一年之后一织办了休学,虽然按照计划来说三年之内等团队走上稳定期他就会回去大学继续读书,但是那段时间还是出现了罕见的“充满了暗黑情绪的和泉弟弟”这个变异品种。如果几遍录音不过就会很焦躁,毒舌能量也翻倍了。对工作表现出的异常的干劲让所有人非常担心,而三月说这大概是弟弟表现焦虑的方法。
“对于一织来说这种为了一个放弃另一个的tradeoff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基本没有经历过,他是那种两个都想要的孩子。”
壮五沉思了一会儿,站起来去敲一织的门。他跟一织谈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大家都注意到一织慢慢地缓和了下来。只有七濑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他的情绪就像是气球被戳破了一个很小的洞,在无声地缓缓地漏气。
“一织,跟我一起出去买面包吧!”他找了个机会把人拉了出来,往街角的小公园走。一织没有什么反抗地跟着他钻到了滑梯下面的小空间里,这样就算是路边经过的人也不会发现有人在那里。
“现在吃哪门子面包啊,这个借口太烂了。”一织似是而非地抱怨。
“回应大家的期待,做他们觉得正确的事,不想让任何人担心之类的本来就太辛苦了。现在是弟弟的相谈,你想倾诉也好想哭也好,总之发泄出来就不会那么奇奇怪怪的了。”
“是被你察觉了啊……不爽。”
“因为我也是弟弟啊,而且天从小就在照顾我。壮五那样的表情简直像老妈一样,所以反而压力只会更大吧,还不能再表现出来了。”
“你这样说当心环对你发飙。”
“壮五对环也是,保护过度了!”
“你啊……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懂。想撒娇的话也不一定要等别人允许,你给我靠过来啊。”
七濑反手把一织的头勾了过来,一织小小地挣扎过后很快把脸埋在了他的肩上。
“满意了吗?”他闷闷地说。“因为没有做过所以不熟练,是这样表示我心情很差快点安慰我的吗?”
陆像抚摸很脆弱的小动物一样,小心翼翼地揉了揉他的黑发。一织虽然做了偶像却一直像个好学生一样不染发也没有弄过奇怪的发型,所以摸起来硬质而有一点清爽的凉。
“你是那种喜欢留一点退路的人呢,让你选择一条路真是不好意思了。”陆柔和地说。“但是这一边有我们,所以不要自己承担所有事情啊,不要把我当作笨蛋。”
“本来就是吧。”
“你还真敢说啊。”
“稍微,这样坐一会儿。”
“坐到吃晚饭都可以。”
“那种程度不需要。”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摆脱了规律的学校生活的一织一门心思扑在了事业上,i7的工作很快就顺利了许多。但偶尔七濑还会想起手掌感受到的对方脖颈上传来的脉搏,像一只小鸟扇动翅膀,让他自己心里泛上一股温暖的酸涩。

【那么,对未来的计划是什么呢?】

想要可以看到大海的房子。

希望idolish7的电影企划顺利。

哦对了,要拍电影,请多多关照。

目前这方面还需要很多的安排,仅限于这个场合特别披露的程度。

【这么年轻,就要拍传记这种东西吗?真是了不起啊……】

说是自传也太自大了,大概是类似于“idolish7的秘话”这样的片子吧。

我们有什么秘话吗?

有的吧。

没有吧,我们一直都很直接啊。

总之会有剧本的所以请七濑先生不要太担心。

你那张脸是什么意思啊喂~~~

【两位感情真是好呢,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的话题………………】

未来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并不只是环那种“做帝王布丁的经销商”的程度。想要跟这些人,想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去更多地方,感受更大的成就。
想要偶尔一次的诚实,想带着身边的人去兜风,去看别人的演唱会,在汹涌的人潮里偷偷地牵住对方的手。
想要毫无顾忌地吵架然后和好,想要像合宿时期一样,能听到半夜他跳起来翻箱倒柜地找药,自己端着一杯水像救星一样酷炫又英勇地去敲隔壁的门。
想让很多事永远不被发现,只想在未来的某一天让他发现那份秘而不宣的喜欢。


评论(1)
热度(30)
  1. 新型高温高压锅炉蹄花腰花尾巴花 转载了此文字
    萌到窒息
©蹄花腰花尾巴花
Powered by LOFTER